重庆一中学老师暑假化身流浪歌手唱遍中国 还“

时间:2019-09-01 21:39

既可朝九晚五,也可浪迹天涯?看看这两位!


暑假就要结束了,你的暑假是如何度过的?有两位老师,在这两个月中,“变身”为不折不扣的流浪歌手。风尘仆仆,踏歌而行,在街头用吉他和歌声传递自由、率性、勇敢的人生态度。


老师和流浪歌手的身份,矛盾吗?重庆市育才中学物理老师樊永亮与成都市锦江实验学校体育老师余锐给出了否定答案。他们利用五年的暑假结伴而行,背着吉他、非洲鼓、音箱和麦克风支架,一路边走边唱,走遍了全国32个城市,其中一位还在路上遇到了终生伴侣。


即将开学,学生们也都期待着,两位老师在课堂上继续分享这个暑假他们在路上新的见闻。


两个老师有着同一个梦想


樊永亮和余锐毕业于西南大学,一个学物理,一个学体育,因为对音乐的共同热爱成为知己,两人还曾组建过校园乐队,一个是鼓手,一个是吉他手。


躺在西南大学操场上,望着头顶星空,他们聊到对未来的想象。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当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等等,还有一个……两人看到彼此眼中的渴望,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一边唱歌,一边周游全国!”


当时,余锐利用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酒吧唱歌打工,一位中年客人听说了他们边走边唱的愿望时,立马无条件资助了一套音响和麦克风设备,还送给他们一句话,“年轻人,有梦就去实现吧!只要你们想做一件事,整个世界都会帮你!”


有了梦想,有了行头,有了时间,两人决定,立刻出发! 毕业那年的2014年暑假,他们背起吉他,挎上非洲鼓,在中国地图上圈出大致线路。


第一次卖唱是在北碚老城,当把琴盒摆在路边,插上音箱电源,手在吉他弦上一扫,发出巨大的声响。路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两人都有些忐忑,互相对视一眼,清了清嗓子,先来了一首许巍的《完美生活》:“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胸中燃烧的梦想。青春的岁月放浪的生涯,就任这时光奔腾如流水,体会这狂野体会孤独……”


当第一次听到哪怕是零星的喝彩声,看到有纸币丢进琴盒,两人莫名有点兴奋,还有点不安。不过,每当音乐响起,有路人驻足,打着拍子,跟着一起唱和,他们便忘记了身份,忘记了周遭的一切,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短暂“热身”以后,两人来到观音桥商圈开始寻梦之旅。谁知出师不利,刚把音箱摆上,就被城管赶走。于是他们干脆买了火车票去往第一站西安,向青旅老板打听哪个地段允许唱歌,终于在钟楼广场外的一个角落寻到合适位置。


白天旅游,晚上唱歌。两人几乎不怎么提前做计划,很随性地走。如果特别喜欢某个城市,或者观众特别热情,就多逗留几天。


这个暑假结束后,两人分别去了重庆育才中学和成都锦江实验学校,当上物理老师和体育老师。但这个惯例一直坚持了下来,持续了五年。


他们惊呆了!最多一天挣了1200元


在卖唱过程中,热门旅游城市厦门给了两位老师一个“惊喜”。


在中山路步行街的路口唱歌时,游客特别多,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起初是小朋友投进一元、两元硬币,继而又有五元、十元,有的路人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收工时,发现琴盒里的纸币已装满,甚至需要使劲压才能盖上盒子。回到旅馆一数,居然有1200多元,其中还有美元!


这是流浪歌手生涯最大的一笔收入,对两人来说是极大的鼓励,并不是因为收到这么多钱,而是说明大家认可自己的歌声。


对于唱歌的地点,两位老师经过琢磨,发现也是有讲究的。一般大城市核心商业区人最多,但不允许进入卖艺。于是,他们通常会在外围寻找一条进入核心区的必经之路,也是在城市管理允许的范围内。


为了省钱,也为了结识更多朋友,他们每到一处几乎都选择住青旅,坐火车只坐硬座,吃也比较节省,但每到一处名胜古迹,基本上不会错过。两个人一人一手提着二十多斤的音箱,拎着话筒架,另一人背着非洲鼓和背包,站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区歌唱,也出现在拥挤的火车站,阴暗的地下通道。


有“歌迷”送礼物感谢歌声激励


2015年暑假,两人在杭州西湖边唱歌时,当地城管人员告诉他们,唱歌可以,但不能打开琴盒,不能收钱。两人同意了,因为唱歌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挣钱。而观众们非常热情,一位大妈还悄悄塞给他们100元,心疼地说,“孩子,你们拿去吃饭,做这行不容易。”


钱,他们没有要,但大妈的关怀让两人很温暖。


在上海外滩,自然不能摆摊卖唱,但他们又希望在东方明珠下留下歌声,于是和城管大哥商量——我们就唱歌,不收钱,可以吗?城管大哥反而“恳求”道,小伙子,你们要是在这里唱啊,我的工作就要丢咯!后来通过与这位东北大哥攀谈,两位老师体会到城管工作的不易,收入不多,还常被市民误解。“咱们都不容易啊!”几双手握在了一起。


于是他们静静坐在江边,不用音响,轻声弹唱,和城管大哥一起温习起了故乡的老歌。那晚,外滩的风很柔和,几个异乡人的心贴得很近。


2016年暑假,在广州唱歌时,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送来了奶茶和可乐,还附上了一张纸条,“这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听着你们的歌,觉得释怀了很多。”樊永亮和余锐欣然接受了这份礼物,自己的歌声无意中对陌生人有了鼓励,他们也很欣慰。


还有一次打车,的哥看到他们的行头后,坚持不收钱,还深有同感地说,当流浪歌手挺好的,“我家里也不支持我开出租车,但我喜欢开车啊!你们有梦想就要坚持啊!加油!”


路上“收获”了一位新娘


除了快乐和感动,樊永亮还有一个意外“收获”。


2018年暑假,他们在天津解放桥附近唱歌时,一个骑着单车路过的女孩被歌声所吸引,情不自禁驻足聆听。她先是把车停在马路边听,听了一会又忍不住推着车走过来。当晚,女孩作为新认识的歌友中的一员,和两人拍了合照,加了微信。


樊永亮和女孩在交谈中发现,彼此的人生观很相似,女孩也特别欣赏樊永亮的生活态度。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女孩加入了进来,一起去了东北。在壮阔又平静的松花江畔,樊永亮与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坠入爱河。今年,女孩义无反顾跟着他来到重庆,不久前两人举办了婚礼。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夜晚,不管街边的听众是多还是少,樊永亮和余锐都会投入地唱歌,让围观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音乐的美好。


五年的暑假以来,他们的轨迹总行程43.5万公里,街头演出200多场,总共挣了2.3万元。


哪些歌最受欢迎?余锐说,主要是民谣和流行歌曲为主,许巍、beyond、朴树、崔健的歌曲到哪里都能引起共鸣,而老狼的校园民谣也很符合他们的气质。


和学生分享 “流浪”经历


老师就该上课,还当什么流浪歌手!有人觉得作为老师,这样的“流浪”是不务正业。


在樊永亮看来,教书育人并不仅限于课本,老师也不能将脚步限于校园之内。在旅途中,看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习惯,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风景,每一种体验都是人生中极为可贵的经验。


课堂上,有时樊永亮讲完了光的折射、奥斯特实验、牛顿定律,会抽时间跟学生们分享他们的”流浪”经历,讲述路上遇到的那些故事。学生们听着也觉得特别过瘾,下了课还会不断围着他追问各种细节。


樊永亮和余锐讲给学生们听的,不仅是他们在洱海边、青海湖边浪漫的游唱经历,也有挤在八平方米,却住了十个人的旅馆里的窘迫。他们想告诉学生,生活不仅有鲜花和掌声,也有荆棘和泥泞。但一旦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梦想,就要用尽全力去实现。


樊永亮还是学校的吉他社团老师,教学生们基本弹奏。他说,希望每一个学生在学习之余,都能找到兴趣爱好,并通过终其一生的练习享受到乐趣。“大部分人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我们想告诉学生们,这和浪迹天涯并不矛盾,要永远保持自律与洒脱。”


樊永亮的学生康佳颖说,老师上课时很认真,没有想到还有这些特别的经历。他做了很多人想做不敢做的事,他们才发现,梦想原来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校长也发朋友圈支持”歌与远方”


每次樊永亮和余锐发出了在路上唱歌的朋友圈,都有数十上百个点赞和评论,学生以及家长都很欣赏这样的方式和态度,而两位老师所在学校也都持支持态度。


重庆育才中学的公众号发了《世界那么大,先做个中学老师,然后去“浪迹天涯”》的文章。成都市锦江实验学校校长晁宁对本校老师的“不务正业”一点不奇怪,还专门在自己的公众号写了一篇名为《歌与远方》的文章表示肯定。


晁校长在文章中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唤醒了不少人埋在心底的梦想,令人萌发出逃离厌倦的现实生活的冲动。但这两位老师信奉的却是“ 读书与旅行,总有一个在路上”,让大家看到干工作与看世界并不矛盾。


他表示,余锐老师是学校体育教研组长、篮球教练,对孩子们的影响却不仅仅是篮球,训练之余,他教孩子们弹吉他,带着他们唱歌,给他们讲述自己歌与远方的故事,让学生们在心中播下一个个美好梦想。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采访者供图